• <tr id='1tRpXx'><strong id='1tRpXx'></strong><small id='1tRpXx'></small><button id='1tRpXx'></button><li id='1tRpXx'><noscript id='1tRpXx'><big id='1tRpXx'></big><dt id='1tRpXx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tRpXx'><option id='1tRpXx'><table id='1tRpXx'><blockquote id='1tRpXx'><tbody id='1tRpXx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1tRpXx'></u><kbd id='1tRpXx'><kbd id='1tRpXx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1tRpXx'><strong id='1tRpXx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1tRpXx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1tRpXx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1tRpXx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1tRpXx'><em id='1tRpXx'></em><td id='1tRpXx'><div id='1tRpXx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tRpXx'><big id='1tRpXx'><big id='1tRpXx'></big><legend id='1tRpXx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1tRpXx'><div id='1tRpXx'><ins id='1tRpXx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1tRpXx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1tRpXx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1tRpXx'><q id='1tRpXx'><noscript id='1tRpXx'></noscript><dt id='1tRpXx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1tRpXx'><i id='1tRpXx'></i>

                【光明日报】赵海菱:真凭实据地探究文学的秘密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赵海菱 发表日期:2021年10月08日 10:14  点击:[]

                【如何让文学评论更有力量】

                1944年春天,翻译家、文艺理论家傅雷在《万象》杂志发表《论张爱玲的小说》,对张爱玲的作品进行鞭辟入里的评论。在分析《金锁记》时,他对其人物刻画之入木▃三分、意境营造之出神入化、语言★技巧之鬼斧神工等都予以激赏,认为→这部作品“颇有《狂人日记》中某些故事的风味,至少也该列为我们文坛最ξ美的收获之一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同时,傅雷对正在《万象》连载的张爱玲长篇小说《连环套》彻底否定,认为无论内容还是♂语言风格,皆流于恶俗,预言这部作品“逃不过刚下地就夭折Ψ”的命运,正告作者务必爱惜自己的才华,严肃◎创作态度。

                年少气盛的张爱玲对傅雷的耳提面命大不以为然,写了《自己的文章︽》聊作回应。晚年的她翻阅《连环套》羞愧难当,坦言“尽管自以为︾坏,也没想到这样恶劣,通篇胡扯,不禁骇笑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七十多年后的今天〗,重读傅雷的这∏篇评论文章,感觉仍不失为一篇见解不凡、文采斐然的妙文,给人以艺高人胆大、赤诚相见的鲜明印々象。我们依然期待这样“有力量”的文学评论文章。

                对好作品“叫好”也是有◣力量的评论

                文学评论与文学创作本为文学之双翼,是一种相◤互砥砺、并驾齐驱的关系。但很长时间以来,文学评论似■乎只会说“好话”了。并非文学评论不能褒扬,也并非文学评论必须吹毛求疵,这里ω所说的“好话”,实际上指的是那种“强将笑语ㄨ供主人”式的言不由衷的“好话”,或是那种“矮人看戏何曾见,都是随人说短∞长”式的人云亦云的“好话”,或是那种“皇←帝的新衣”式的自欺欺人的“好话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假如文〇学作品确实达到了炉火纯青之境,又何尝不可以拍手卐称赞、逢人说项呢?这种毫无保留的“叫好”,同样亦是“有力量”的评论,而且意义重大。

                1958年3月,茹志鹃在《延河》发表短篇小→说《百合花》,以灵妙之笔写残酷的战ㄨ争题材,讲究铺垫与神韵,讲究留白与象征,与当时流行的英↑雄书写风格迥异,却令人内心深受↓震撼。

                茅盾慧眼识金,读后立即为之撰写精彩评论,通篇都是赞▲语。《百合花》得以转载于当♂年《人民文学》第6期,赢得好评如潮,至今仍是脍炙人口的经典佳作。设若当年没有茅盾的披沙拣金和着意推举,《百合花》销声匿迹于当时『的文化语境之中,恐怕是极有可能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培养优异的审美直觉和悟性

                识人贤否不易,道作品长短亦难。好的评论家要◥有扎实的理论功底与出色的理性思辨能力,更要有优异的♀审美直觉和悟性。二者兼具,方能对作品的内涵进行★精辟阐发,方能对作品的得失作出令人信服的评判,并提出中肯的建议。刘勰说:“操千曲而后晓声,观千剑而后识器。”这“操千曲”与“观千剑”,意味∮着长期不懈地流连于古今中外文学原创经典,孜孜不倦地含英咀华。

                应该说,诗乃一切文学之①核心。无垠的想象、极致的抽ㄨ象、神秘的哲理,最∮是集中于诗中。真正优秀的文学作品无不是诗性的充分呈现,《红楼梦》《阿Q正传》《雷雨》《哈姆雷特》《堂吉诃德》《局外人》《老人与海》《边城》……我国自古就是诗之王国,天人合一观念始终统摄着文人的世界观和方法论,意象思维从来都是文学◥创作的看家本事。要加倍增强审美感知能力,必须多读诗,多读诗∴性之作。中国古代的诗话,对培养审⊙美眼光尤为得力。而西方深←刻的文艺理论著作,则有助于提升我们的理性思辨能力,深化对文艺作品╳的理解,并启迪我们找到恰当的研究视角与学术路径。

                有生命力的文学评论,建立在真切而深刻的审美感受基础之上,而不可能只是冷冰冰的就事论事,干巴巴』的逻辑推理。评论家首先应该从文学作品中体验№到一种异乎寻常的生命感动和灵魂震撼,引发深入思考,然后才去抽绎和总结隐含其中的某些本质性、规律性的东西@ 。在当今全球一体化的时代,不少学者发现∏,将西方现代人文社科☆理论应用于我国的当代文学研究,对于打开思路、拓宽视野、构建新的学术体系颇有裨益,但在实施过程中往往由于对文学▽作品缺乏真切生动的审美体验与感悟,文章写得生硬艰涩,了无生气,让人〗难以卒读。

                好的文学评论要开拓创新、持论有据

                文学评论界少︻谔谔之音、多好好之言,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很多,近来一段时间专家学∑者已从诸多方面进行了探究和反思,此不复论。除此之外,大概还有“温良恭俭让”传统文化因素的潜在影响:“谦谦君子,卑以自牧。”“人之患,在好为人师。”“人敬我▲一尺,我敬人一◆丈。”“不彰人短,不炫己长。”……长期接受这样的心理暗示,在评价作家作品◎时,自然而然地会收敛起自己的直性和锋芒,谦恭自持,温柔敦厚,只关▂注好的、有价值的地方,忽略差的、有缺↑陷的方面,以免伤人自】尊,从而规避可能引起的麻烦与争执。“礼之用,和为贵。”为了“和”而按下内心的种种“不同”。顾忌多多,思维势必受到局限,研究思路就易于循规蹈々矩,难以创新,难以出彩。

                事实上,文学作品一旦问世,它就成为一个独立而客观的存在。评论家有必要抛开◥世俗的私心杂念,依照自己的认知与体悟,对作品的价值进行◥阐发。唯有这样,他才能有新发现、新收获,评论才能有的放矢,发挥实效。学术乃天下之公☉器,需要一█种为达真理无私无畏的勇气,褒贬出自公道,推论源自真凭实据。评论家也务必坚守学术良知,把研讨限定在文◥学的界域之内,秉△持公道心与同理心,持论有据。作家最要紧的是拥有一颗平常心,“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进行≡文学评论,再三再四的文本细读自然必不可少,而评论者与作︼者双方的沟通交流亦是一个行之有效的途径,彼此互相启发、互相促进。对作者而←言,通过这种推心置腹的交流对话,他对自我内心世界的幽微角落抑或潜意识层面,往往√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;对自◆己作品的结构设置、推进节奏、语言技巧等方面所存在的问题,也常常会有不期而遇的顿悟。对评论者来●说,则会因这种智慧的碰撞而灵光四射,发现新的研究切◢入点、打开新的研究界面。

                研究已经过世的作家,各种史料诸如╳作家本人的谈话、日记、亲友回忆录、作家年谱等,有必要加以细心研读。路遥自传色彩很浓ζ的小说《人生》,读者不约而同地认为小√说中男主人公的原型是作家本人,而对书中女主♀角巧珍的原型则很少追究。中国社科院文学所青年评论家程旸《路遥〈人生〉中巧珍♂的原型》一文,通过对路遥▃生平各种史料的深入分析,认为巧珍的原型有村支书刘俊宽女儿刘凤梅、路遥初恋女友林红★、妻子林达等多位女性的投射,亦有路遥自身的影子——面对文化心理强势的北京女知青,路遥在恋爱、婚姻关系中始Ψ终是十分软弱和自卑的,其々本人在彼此交往、相处过程中所体验到的种种酸涩苦痛,都为他写活善良∮、痴情、怯懦的巧珍这一农村女孩形象注入了养分,“路遥在巧珍的身上↘↘,看到了自己困守乡下无法施展的制度性障碍”。这就超越了个人层面,与中国社会改革开放的㊣发展进程具有多重关联。这样的视角对研究其他作家的创作心理亦很▓有启发。

                爱因斯坦曾说「:“提出一个问△题往往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,因为解决问题也许仅是一个数学上和技术上←的技能而已。而提出新问题,新的可㊣ 能性,从新的角度去︼看旧问题,却需要有创造性的想象力,而且标志⊙着科学的真正的进步。”这段话也适用于文学评论,只不过解决科学问题需要数据分析,而解决文学问题则需要史料支撑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  文学创作,需要才情、学力和呕心沥血的忘我投入,方能有所╲建树;文学批评,相比之下对理性思辨能力的要求更高一些,需要在类比分析和逻辑推理方面多下功夫,但同样也和作家一〒样,需要“积学以储宝,酌理∞以富才”,博览群书,取精用宏,有开阔的视野◢,有深刻的洞察力,有敏锐的判断☆力。唯其如此,面对文学作品时,方能独具只眼,提出自己独到的见解和↑主张,并能左右逢源◆、有理有据,令人信服。

                (作者:赵海菱,系山东↘师范大学文学院教ζ授)

                报道链接:


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